私人情侣影院 神秘复苏

    “你是谁?”萧正扬听到客厅有人说话的声音,出来查擦,一眼碰见穿着异装西服,光圈发白眼镜的男人。



    米高倒是十分淡定,推一推万年眼镜,望了一眼小白脸的男人,表情十分自信,身为外星文明生物,他不需要跟人类解释太多,只需要将电磁波,震一震对方。



    0.1秒大量的信息充斥着萧正扬的脑海,信息量之大飞逝过来,脑袋肿涨,萧正扬身子不稳,后退了一步。



    “你是外星人?”萧正扬极度惊讶,极短的时间内,萧正扬已知晓很多的事情,林青儿与外星人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还有星雨女神求爱不遂,误伤林青儿等信息。



    “没错。”米高推一推他的眼镜。



    萧正扬马上整个人都呆住,钉在原地,他也许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接受外星人这种惊天动地的事情……



    …………



    唔唔唔……



    萧正扬惊呆了的时间,林青儿说着动物的语言,想要跟米高进行进一步的沟通。



    米高扫描一遍,她的意思是:刚才你说我可以变回自己,快告诉我,怎么变回去?



    米高望了林青儿一眼,脸上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难色,低下头一秒,又抬起头说:“有一个条件,你的那个叫老板的地球人,必须要跟星雨女神结婚。”



    林青儿愣了愣,睁大圆溜溜的猪眼子,脑海中惊过一个画面,地球人的老板与外星生物的星雨女神结婚的场景,微妙且奇怪。



    唔唔唔……



    米高扫过猪头,她的意思是:怎么可能?地球人与外星人两种不同物种结合,超出宇宙承受的范围。



    “我与星雨女神谈判过了,这是唯一救你的方法,即使我也十分不乐意,星雨女神太迷恋那个地球人,我也无能为力,你是否接受这个变回人类的条件?”



    “……”一时之间,林青儿无言,她是为了救老板变成这个糟蹋透的样子,老板会为了她愿意娶星雨女神吗?如果娶个外来星球人,一辈子是不是要毁了?哪个男人有这种勇气?



    唔唔唔……



    米高扫过,她的意思是:老板会答应吗?



    “你能说服他吗?这是唯一让你变回人类的方法。”米高其实在帮助林青儿,如果不是他请求林青儿解救星雨女神,她也不会被误伤,变成这样,他跟星雨女神谈判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她,虽然他是一个智者,除了智商奇高,超能力低于星雨女神六级,星雨女神在异世界是属于二级贵族,他只是十级优异平民,他没有能力让林青儿变回去。



    外星人与动物特殊的交流,在旁的萧正扬算是彻底明白了,,虽然他听不懂林青儿说什么?但是那个外星人说的话,他是听明白。他二话不说抓起台面上的手机,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余下是两个男人谈话的时间……



    林青儿见萧正扬突然离开,之后隐约听到他在手机里跟另一个人在交谈,便竖起耳朵洗耳恭听,细细打探……



    …………



    “老板,救小青,你打算怎么做?”林青儿送到他家之前,曾解释过林青儿的情况,在密室里来了两个来历不明的人,一个女人做的,手段疑似妖术,他正在全力追查此事,但是这件事情不需要追查,他已经有所了解,他只需要知道手机那头能不能答应。



    “救她,不管事情是真是假,我都答应。”



    “好。”



    萧正扬挂上手机后,走到客厅,此时,米高正在等待着萧正扬给的答复,在米高的眼中他还是蛮关心林青儿主动联系目标人物。林青儿竖起的耳朵也垂了下来,她已经听着两个人谈话超过十五分钟了。



    “他愿意。”萧正扬回来之后给米高捎的第一句话。



    “我要去找那个地球人。”米高推一堆眼镜说完便消失了。



    米高消失后,萧正扬觉得这件事情一定能顺利完成。



    “小青,放心,你会变回原来的样子。”萧正扬摸摸林青儿的猪脑袋在安慰她。



    林青儿倒是心里有些复杂,怎么老板就这么容易就答应小扬了,大概是因为她救了他,他是一出生就已经在终点的男人,拥有神秘莫测的浩天,有非常巨大的财富,她总觉得像他这种一出生就是王者的男人,应该般配一个活跃于上流社会家境相当雄厚的富家千金,她算不算在毁掉他的一生,不过想回来,要她一辈子当猪,还是老板娶个异类的女人好点,相比之下她的状况比较惨一点,他又不用做猪,这样想想她就觉得心安理得了。



    ……



    晚上,外面已是一片繁星点点,望着外面的夜景已很久,他一直在沉思着什么,最后一个声音唤回他的心智。



    “你好,地球人朋友。”米高早已站在那里。



    转身便见到一个装扮有点奇特的男子,特别那副深度得显白的眼镜。



    “无论你有任何的要求,我都会满足你,只要林青儿还是原来的林青儿。”



    米高通过脑电波扫描一遍眼前的男人,得出的答案是:他非常坚定要救那个叫林青儿的地球人,100%能成功



    米高推一推那副万年眼镜,,他们需要一场交流……



    …………



    事情如预料那样,三天后,在莫斯科举办了一场既神秘又隆重的婚礼。



    办婚礼也办得老远,林青儿这只猪猪也被运到莫斯科,一到了酒店,她便去了休息室,萧正扬将她打扮成伴娘的样子,一身装扮很是应景这场婚礼,是一件超大码的轻纱伴娘裙,头上还戴了个白纱花边头套,看着自己穿上一身这样的装扮,她挺是奇怪这家伙去哪儿弄这么大的裙子,什么门店能弄到腰围超大码裙子?这傢伙十分有当铲屎官的潜力。



    突然,外面的钟声响起了,似乎婚礼要开始了,透过巨型的落地玻璃,外面草地上似乎在进行着婚礼仪式,小小的小人在动来动去,像一个个黑色的点在移动,感觉太糟心了,所以她留在休息室,不到外面去,只能等待,等待这场婚礼结束,然后变回人类。

   死亡游戏(下)



    十字架上绑着一个绝色少女,冰冷无情的声音传来:“死亡游戏,堕落幻境启动!”



    落冰寒牙关紧咬。



    “问题已,你们的姓名。”



    “落冰寒·暗休斯;落雪薇·暗休斯。”



    “合格。”



    “问题二,你们的身份。”



    “血族皇室后裔。”



    “回答不完整,不合格,转!”



    银色的指针指向一个钉状物,“啪”,黑色的液体随声而起,冰凉的血族皇室血液四处飞溅,而落雪薇的手上则被钉上了一颗带着神圣之力的银制钉子,她咬着牙,便是一声不吭,落冰寒却更加是心疼不已。



    “问题三,你们的种族。”那声音依旧不带一丝感情,不给他们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



    “原纯正血族,,现......怪物。”这最后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合格。”那声音似沉默了一会儿。



    环境之外,金色的似眼泪般的东西从玛洛琳的眼角缓缓滑落:“怎么了,我怎么会流下‘神圣之泪’?”神圣之类十天十一组伤心欲绝或情绪波动极大时才会出现的,神圣之泪会极大的消耗能量,与血族的血泪一样。



    幻境内......



    “问题四,能力等级。”



    血族能力分为逐星,星晨,逆星,逐月,月光,逆月,逐日,日耀,逆日以及传说中的混沌。



    “......,逐月。”落冰寒思考了一会儿后答道。



    “不合格。”这次,那声音斩钉截铁:“转!”



    银色指针再次转动,在那把银色之剑即将刺入落雪薇的肩头之时,落冰寒猛地大喝一声:“破!”“哗啦啦!”,幻境像镜子一般破碎,玛洛琳一惊,仿佛明白了什么,黑翅轻扇,远飞而去。落冰寒则突然倒在了地上。



    落雪薇一把抱住哥哥,向城堡内飞奔而去。她不知道哥哥到底是怎样破除这样一个强大的幻境的,但一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让他一个人静静休息。



    落雪薇安置完哥哥后,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



    君清雅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有说有笑地上学去了,并且带去了一个消息:伊寒和洛薇儿转学了。老师不止一次劝她摘下耳钉,可却都被她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给回绝了......



    ..............................................................................................................................................................



    下午还有更,大家莫着急,小艾现在的手已经没知觉了,一动就疼死了,真是搞不懂大年初二肿么会这么冷,和往常一样,泡手去了。咦,好像今天停水啊......

 “既然如此,那便开启灵荒墟地吧!”



    三人于祭天台而坐,忽然间,三人同时闭上了双眼,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而出,天空刮起了一阵狂风。



    双手掐决,口中呢喃有声,似乎在念着古老的咒语,这声音有着一股魔力,汇聚在一起,如同潮水向四方涌去,落入广场上每一人的耳中,让他们体垩内气血翻滚,热血澎湃,好似一头猛兽要从体垩内挣扎而出。



    一个个古老的符文出现,围绕在三人周身,形成了一个光柱,将他们笼罩其中。



    三人同时一指点出,所有的符文在此刻极速流转,形成了光浪,而后纷纷落向祭天台,一阵光芒闪过,符文消失不见,融入了祭天台中。



    随着符文的融入,祭天台一阵颤动,那一条条红线在此刻变的清晰起来,散发出红芒。



    古老的咒语吟颂,带着沧桑的气息,回荡在天地之间,成为这片天地唯一的声音。



    随着咒语吟颂,苍穹一阵颤抖,阵阵凌厉的气息从天空中突然涌起,带着肃杀之意,让人心中一紧。



    “是谁当年杀我!”



    “是谁一手遮天!”



    “那日……我看到了什么,山河破碎,大地崩裂,就连苍穹也都崩塌!”



    “太惨烈了,白骨为山,血流成河,染红了大地,就连苍穹都成了血色,哀鸿遍野,整个苍穹都透露着死亡和毁灭的气息。”



    “错了么!真的错了么!若是可能,我宁愿只牺牲我一人!”



    一道道意念突兀的从天空中传出,这意念带着恨意,带着不甘,带着懊悔,回荡八方,轰鸣滔天。



    一道道意念轰鸣中,落入每一个人的耳中,犹如惊雷在他们耳边炸开,震耳欲聋。



    这意念好似一张无形大手,蕴含了恐怖威势,击在众人身上,有人面色苍白,不由的退后几步,更有甚者,一口鲜血碰出。



    “静守心境!”司徒极低吼,其他两宗同样如此。



    司徒极突然间祭出一口大鼎,此鼎墨绿,散发着幽幽光芒,上面铭刻着一个个蝇头小字。



    此鼎一出,悬浮在万剑宗弟子上方,司徒极掐决,这鼎瞬间变大,罩在众人上方,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那意念撞在大鼎散发出的光芒上,轰然溃散,消失,但更加多的意念轰轰而来,不过都被大鼎挡在外。



    青罗宗之上,抵御这意念的是一截古香,宝象宗上空,悬浮的是一根象牙,那是白玉龙象的牙,散发着洁白如玉的光芒。



    众人松了口气,体垩内的不适消失,那意念回荡在他们耳边,让他们体内血液躁动,差一点爆体而亡。



    莫天邪心神巨颤,心中轰鸣滔天,那一道道意念如同怨念,在诉说着当年之事,那血与泪的历史。



    “宗主他们在吟颂远古咒语,合力压制灵荒墟地内的怨念,将其中危险降至最低,”司徒极沉声说道。



    “灵荒墟地每一次开启都会出现此种情况,但都只是意念回荡,不曾言语,更不会对人有伤害,却不曾像今日这样躁动!”龙泉面色苍白,心中骇然,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强大如他也承受不了那意念,此刻尚没进入灵荒墟地便已受伤。



    “此次灵荒墟地之行恐生变故,里面的危险程度恐怕是有史以来最为大的,那意念只是征兆,”执剑长老面色沉重,目光紧盯着天空。



    “这意念怨恨太大,不知道宗主他们能否压制下来,”邬木说道,他为羽凡境界,实力强横,在这意念之下也有不适,气血翻滚,只不过都被他强行压制下来。



    祭天台上,三宗宗主皆面色苍白,他们合力压制着意念,意念对他们的侵袭最大。



    “两位道兄,此次意念太过汹涌,我们要尽快将其压制,否则过了正午,再想开启灵荒墟地便难入登天,”青罗宗宗主说道。



    此次的情况出乎他们意料,仿佛灵荒墟地内积聚的意念,在此次全然爆发,犹如洪流,势不可挡。



    正午时分即将到来,一旦过了那个时刻,想要再开启灵荒墟地,难度会呈几何倍增加。



    灵荒墟地的开启需集天时,故此灵荒墟地每三年开启一次,每一次开启一年。



    轰!



    大山颤抖,天地轰鸣,三位宗主皆爆发出惊天伟力,掀起了风暴,口中咒语吟颂的更加快,镇压那些意念。



    但意念却更加狂暴,犹如一头发疯的凶兽,猛然撞向三位宗主。



    三位宗主面色大变,连忙咬破舌尖,碰出一口鲜血,鲜血并未落地,而是化作了一片血雾,洒在了那些红线上。



    血雾洒落,红线顷刻间爆发出绚烂的红芒,所有的红线在此刻都好似活了一般,从祭天台上脱离,犹如小蛇一般跳动着。



    红线交织在一起,在空中演变,形成了一个神秘的印记,印记悬空,随着三位宗主掐决,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向苍穹飞去。



    第一个印记盘旋,烙印在苍穹中,那些意念当即被镇压,但印记却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第二个印记飞去,和第一个印记重叠,紧接着第三个印记也飞了出去,三印重叠合一,向着下方镇压。



    意念渐渐平息,天空恢复了平静,司徒极收回了那墨绿色的大鼎,那是他的法宝。



    三道红光从三峰上冲天而起,形成了巨大光柱,将苍穹都映成了红色,好似被鲜血浸染过一般。



    突然间,苍穹下狂风大作,风云倒卷,大地剧烈颤抖,无数碎石从山脉滚落,这一幕好似地裂山崩。



    轰!



    苍穹颤抖,一道裂缝突兀的出现,裂缝万丈,漆黑一片,好似一条巨大龙尸,死亡和毁灭的气息从裂缝内散发而出,覆盖正片苍穹。



    感受到那股气息,所有人都一颤,就连那些长老也不例外,那股气息让他们感觉森寒无比。



    “速速进入,灵荒墟地开启一年,一年之后便会关闭,若你们不能及时出来,那就会永远留在墟地之中,”赵无天的声音传来。



    灵荒墟地自此开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