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汉调二黄,作家:石晓红

admin唯美的个性签名2021-09-15 10:29:504

小时候,我是在剧团的院子里长大的。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去看戏。当时父亲在浔阳县汉剧团从事作曲和乐队主弦演奏。当时由于生活条件差,居民的文化生活靠看电影和看戏,但在窗口买票很难。很多时候需要请代表团里的熟人走“关系”,一些买不到票的粉丝偷偷站在剧场外在看歌剧。当他们听到狂喜时,他们一起唱歌,旁观者忍不住鼓掌。这时,剧院保住了目标。每次去剧院,我都会带一个小凳子,和爸爸一起坐在舞台前的乐池里。我喜欢看去看歌剧。虽然我还年轻,但我经常为剧院里的人感到高兴和悲伤,和演员一起哭和笑。

当时剧场在县城的古镇神庙。大戏还没开始,四面八方的粉丝就会早早来到剧场外,等待大戏开演。熟人先见面一会儿,有说有笑,这很热闹;因为每出戏都要连续演好几遍,如果有人提前看过,就会把戏里的故事讲给旁边的人听,演讲者会津津乐道,而听众也会津津乐道。终于,在铃声响了三声,一阵锣鼓声响起后,该剧正式开演。当时我才十几岁,对剧中的情节不太了解。制作婴儿的歌词让人知道该说什么。好在舞台两边都有字幕,只能边看边和上面的字对比,这样才能给人留下轻微的印象。然而,更多的时候,我是在看热闹。虽然不太懂戏剧,但就是喜欢看,喜欢舞台上演员的服装,更喜欢袖子跳舞的感觉。有时候我甚至不想眨眼睛,生怕错过每一个精彩的瞬间。

那时候,正是汉剧团演出的鼎盛时期,演出最多的就是《铡美案》《拾玉镯》《黄天荡》《屠夫状元》等剧目,我最喜欢看丑角出

当时是汉剧团演出的鼎盛时期,最受欢迎的演出有《谭梅案》《摘玉镯》《黄天当》《屠夫状元》等。我最喜欢看小丑表演。

场,记不起在哪一出戏里看到两个丑角互相指着对方,脑袋像公鸡似的有节奏地伸缩,那种滑稽逗人的表演,让台下观众捧腹大笑;我还喜欢看那些武打戏,在两军打仗之前,几个小兵总是踩着鼓点先翻一会儿筋斗,耍一阵儿花枪,才正式开战,特别是那些耍花枪的武生,将花枪耍得出神入化,他们即使将旋转的花枪抛掷到空中,也会稳稳地接住,从未失手过。最令人记忆犹新的是那些苦情戏,我至今还隐约记得《铡美案》里秦香莲一手拉着儿子一手拉着女儿在舞台上悲悲戚戚哭诉,跌跌撞撞一圈一圈的走,最后见到陈世美之后,大喊:“相公,相公”,一双儿女也在一旁齐声哭喊:“爹爹,爹爹”,陈世美不为所动,狠心地将秦香莲母子赶了出去,这时,我便哭的稀里哗啦,有一次,竟把鼻涕眼泪全淌在了父亲的衣服上。我还记得戏的结尾是几名小兵将一具龙头铡刀抬上舞台,然后又押上来一个人,将其置于铡刀下,随着黑脸包拯一声令下,这个叫陈世美的负心汉,脑袋像西瓜一样滚落在地上,每次看到这一幕都吓得我直往父亲怀里躲,随之便听到一片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参加工作后,从父亲和史料中了解到汉代黄儿的历史渊源,得知汉代黄儿(汉剧)是该县最受欢迎的剧种,民间俗称“大剧”,是陕西仅次于秦腔的第二大剧种。它的角色分为十大行业:终、净、健、卑、丑、外、小、棒、老、杂。表演细腻精准,唱腔真假兼备。清代中期,汉剧传入浔阳,迅速受到群众喜爱,在民间广为流传。1950年冬,浔阳县成立“业余汉剧团”恢复汉腔黄儿戏演出。后来,“汉剧团”改名为“旬阳县人民戏剧社”。1960年,“旬阳县人民话剧团”成立,随后专门建了一个剧场。1964年“浔阳人民剧团”改为“浔阳文化艺术团”,恰逢“文革十年浩劫”中国戏剧一度销声匿迹。1978年汉剧复兴,“浔阳文化艺术团”更名为“浔阳汉剧团”。1989年,由于机构改革,浔阳汉剧团解体,昔日汉剧的辉煌永远留在父亲和同事们无法割舍的记忆里。

30年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电视、电脑、手机普及了,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更好了,娱乐方式更多了,剧也少了。但是,每当周末去看望父亲,看他拉着北京胡唱国剧的时候,小时候看戏的场景就会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虽然当年热闹的剧场并没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