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是一株空中的树,学者:毅剑

admin唯美的个性签名2021-09-15 16:42:4618

村子里的每一缕烟,都是一棵参天大树,在空中生长千里。躺在村子的任何一个角落,听着树在风中摇曳的声音,一种穿越时光长廊的快感自然会流遍整个身心。是色变的声音,是味道与味道相互交融的声音,是情与情流淌的强烈缠绵的声音,是黎明与黑暗相互交替的声音……。

小时候的很多天,我都习惯用这样的声音静静地睡觉。直到我焦虑、愤怒、担忧的奶奶掂量着脚四处寻找,她那如风般的呼唤一次又一次掠过我的耳际,我才拿起书包小跑着回家。

厨房冒出的烟是空中的一棵树。它总是像一朵云一样飘荡在我深远的记忆里,让我无论身在何处都能仰望,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它所萦绕的浓荫和牵挂。

我们家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虽然我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但我的父母和这个大家庭分开住。然而,作为长门的孙子,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分离”的概念:因为有很多兄弟姐妹,所以我总是跟着祖母寻找食物和住所。

我总是喜欢在厨房里绕着我奶奶走。夏天太热的时候,我也会搬出一个叉凳,面朝厨房,坐在院子中央的槐树树荫下,专注地凝视着一缕缕冉冉升起的炊烟。它们从烧柴的炉灶中溢出,漂浮在厨房上空。那种可爱的秋千总让我想起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

记得有个写诗的朋友曾经说过:“我从来没有见过像树一样可爱的诗。这首诗是我这样一个愚蠢的人写的,但是只有上帝才能造一棵树。”还有炊烟——根植于万里长空,是人工与天地的杰作。

烟是空中的一棵树。无论你的生活有多艰难,无论你的身心飘向多远,当你想到自己家冒出的烟,那种绵延不断的后代的感觉就会向你袭来。

烟是家的根。我们生活在地球的深处,在人群中开着自己的路,依靠这一缕冉冉升起的炊烟,与陌生的外界保持着紧密而神秘的联系。炊烟一升起,一个家就变得活跃起来,一个寒冷的村庄突然显示出它的活力。

烟是家的根。人一旦离开,烟就先消失了。没有了炊烟,一个家从此只是一个空房子,一个空院子,就像一条永远断绝的河,从此不再叫河。一个失去了烟囱冒出的烟的家,在它主人身后的时间里,开始一天天地消失。

我爷爷原来的家一天比一天失落;30多年前,他带着大大小小的一家人“,冒险来到了关东”,留下了三栋房子和一个空院子,让爷爷和爸爸照看。在他们离开后的日子里,我一天天长大,亲眼目睹了院子的腐朽和房子的最终倒塌。如今,三爷和他的后人已经定居在辽宁省铁法市,住在山东省西南部的家中。对于远在千里之外的东北人来说,只是越来越远的破碎记忆。

烟是空中的一棵树。炊烟袅袅,像一棵枝繁叶茂的花树,在阳光下安详沐浴,在微风中摇曳。这种柔和的景观,像彩虹一样明亮,像白云一样优雅,展示了一个家庭的温暖和一个村庄的和平。

那么,这应该是什么样的树呢?

应该是一棵柳树,就像我家乡村头的垂柳。它在一个小村庄里经历了百年沧桑。虽然被刀割过,被火烧过,但依旧保持着很普通的样子。

应该是一棵枣树,生长在老家老院的角落里,弯曲的树枝上长满了开裂的树皮。它静静地站在春天的一个角落里,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挺拔。一棵残破的树,叶子上开着黄色的星星般的花,稀疏的枝丫和树冠在微风中不断晃动,总让人觉得它柔弱的姿态产不出几颗柔软香甜的枣子。

也应该是一棵楝树,一棵根细、枝叶苦的楝树。在家乡贫瘠的黄土地上,它的身影贯穿着那些铅灰色的日子,折射出那段贫困岁月的辛酸。

应该是一棵榆树,就像外婆老院南墙上的百年榆树。它高大、矫健、挺拔,和我祖先中的男人一样雄伟。如今,奶奶住的老房子已经随着她向西走了很多年倒塌了,老榆树是老院子存在的唯一见证。站在一个小村庄里一座新崛起的瓦房之间,那棵枯枝败叶的老榆树越来越老,但枝头上的鸟巢还在,还站在村庄风光的顶端,在历史的深处,在日子的最前沿,在风中舒展着矫健的臂膀,捧着鸟鸣,呼唤着一年一年的新春。每次回老家看,总在想,我不就是它多年前放生的一只鸟吗?在另一个它看不到的城市,我默默地欣赏它的教养,用另一种同样强烈的飞翔姿态点燃它深远的祝福和希望

烟是空中的一棵树,永远漂浮在游子的记忆里。即使时间相隔千里,我也无法放弃灵魂中的思念。在这棵树的树荫下,我们一天天长大,一天天离去。很多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它的快乐与悲伤,它的孤独与寂寞?它看起来阴郁是因为它在寒冷的夜晚孤独地看着田野里封着雪吗?在炎热的季节,它有没有感到过恐慌和不安?以前我们围着膝盖玩,一个个离开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令人心碎的无助和悲伤?

面对炊烟,面对这一株空中的树,我们在接受了它无私的给予之后,是否应该想到也能为它做点什么?哪怕是小站一会儿,凝望一下它云一样的升起,又雾一样的飘散,甚至只是仅小坐片刻,聆听一下它由心扉翻腾而出的倾诉。面对炊烟、面对故土、面对母爱……面对这一株空中的树,我们谁又不应当肃穆伫立,心清如水,以一种最最虔诚

面对炊烟,面对空中的这棵大树,我们是不是应该在接受了它无私的付出后,认为自己可以为它做点什么?甚至站一会儿,盯着它像云一样升起,像雾一样飘散,甚至只是坐一会儿,听着它从心里涌出。面对炊烟,面对家园,面对母爱……,面对这棵架空的树,我们谁也不应该庄严地站着,像水一样清澈,带着最虔诚的一种。

的仰望姿势,倾听它飘荡着岁月落叶的足音……

烟是空中的一棵树。这原本是我儿子十多岁的作文里的一句话。没想到他从出生就一直待在城里,一直以液化气和石油天然气为食做饭。他能想出这么一句包含本土诗歌的句子,让我刮目相看,因为我一直担心他长大后不知道“ Grain ”找不到祖籍。

由此,我认为:有亲缘关系的基因非常强大,它可以跨越时空,不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这就像是我们注入到骨子里最深处的一种信念,是一种不变的信念和精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