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办公室被三个老板玩弄

虽然获得了短暂的胜利,但这一夜林雨洛并没有睡好。



每次脑海里浮现出了沈司寒和宋妍妍在一起的画面,她心里就格外的难受。



次日一早醒来,花花几人就拿着手机在宿舍里叽叽喳喳的八卦:“天啊!没想到大明星欧岚伊居然是这种人!”



林雨洛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会,发现所有的娱乐网站上的热门头条,报道的都是关于欧岚伊和高严昨晚蓄意伤人的新闻。



今天是周末,她简单洗漱后,就约了孟依凡在看守所会面。



两人等待了一会,欧岚伊就警员带了出来。



“林雨洛!你这个贱人!”欧岚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头发乱糟糟的像极鸡窝头,一看到她立刻目眦欲裂地骂了起来。



林雨洛等她坐下后,这才淡淡开口:“我知道你昨天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才选择今天再跟你好好谈谈,没想到你的情绪还是这么不稳定。”



“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现在又何必在我面前假惺惺!”欧岚伊手掌重重拍在了桌面上,双目猩红的瞪着她。



林雨洛耸了耸肩,“现在不管你是怎么看待我的都没有关系,但我希望你能在法庭上好好讲述自己是怎么指使小可来将我推下水的。”



虽然她也怨恨小可那样子对她,但相比较下来欧岚伊更加可恶。



如果不是欧岚伊的指使,小可一个小助理也不会想着去去人灭口吧?



“你还真是天真!”欧岚伊哈哈大笑了起来,模样有些癫狂。



孟依凡听着她尖锐刺耳的笑声,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想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女人,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察觉到了孟依凡的神色,欧岚伊面色狰狞的朝他看了过去,“你一定也觉得我很可恶对吗?可如果我不使出一些手段,我又怎么能在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你们根本就不明白我的辛苦,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的不是!”



林雨洛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很辛苦,我知道也的确有不少人用了特殊的手段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我相信不管想要得到什么东西,背后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她站起身来,“哥,看来她不愿意配合,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至于小可,虽然她做错了事情,但在最后她知道要迷途知返,所以我会从轻追究她的责任,让她有悔改的机会。”



“那我呢?!”欧岚伊听出了还有一线希望,连忙站起身来,“孟依凡!看在曾经的情分上,你一定会帮我对不对?”



“你想多了,现在对我来说,我的妹妹更重要。”孟依凡声音冰冷道。



“孟依凡!”欧岚伊手掌重重拍在了桌面上,眼瞳瞪大,“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心!当初算我看错了人!”



“真正看错人的,应该是我吧。”孟依凡冷嗤了声,“要是知道你会变成这副样子,我在一开始就不会选择和你在一起。”



林雨洛摇了摇头,“哥,我们走吧。”



既然对方不想配合,那么现在多说无益。



“你们!”看着两人决然离开的背影,欧岚伊眼中迸射出阴冷的光。



就算她要被判刑,也绝对不能让林雨洛过上安稳的生活!



没错!



她还有人可以帮她!



想到了自己背后的金主,欧岚伊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她朝身后两名警员笑道:“在开庭之前,我还有权力联系我的律师对吧?现在给我电话,我要联系一个人!”



林雨洛和孟依凡从警局离开,又来到了医院。



才刚走到病房附近,就看到几个医生和护士小跑进了小可的病房。



“怎么回事?”林雨洛和孟依凡对视了一眼,两人狐疑的跟着走了过去。



当看到病房里的画面后,林雨洛唇角终于扬起一抹笑容,“小可醒了!”



此时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小可虚弱的睁开眼,配合着医生做检查。



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小可回头朝她看了一眼,想到了些什么,小可身体立刻蜷缩,脸色一片惊恐。



护士走了出来,朝林雨洛说道:“小姐,那位病人看到你之后情绪很激动,我建议你先别待在这里。”



孟依凡开口安抚道:“小可的记忆还停留在那场车祸上,她一定也觉得是你对她动的手。但现在她才刚醒过来,我们还是暂时别打扰她休息。”



林雨洛点了点头,“既然她能醒过来,也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他们从医院出来,正好遇上了宋妍妍。



“真巧。”宋妍妍脸上挂着讽刺的笑容,看着林雨洛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想到了宋妍妍现在和沈司寒的关系,林雨洛连一句话都懒得回应,绕过她就要离开。



“站住!”遭到了无视,宋妍妍的脸色当即变得难看。



孟依凡揉了揉耳朵,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聒噪的苍蝇,“宋小姐,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得到了沈司寒,但也希望你不要总是阴魂不散的拿这件事情在我们面前炫耀好吗?”



宋妍妍拧眉,瞪向林雨洛,“你还真是有本事,每次都有人帮你说话。林雨洛,如果你真这么嚣张,那我们就比一比到底谁比较有能耐!”



“你想怎么比?”林雨洛不耐烦的看向她。



“我听说你开了一家珠宝公司,正好我最近也准备开启我的事业。这样吧,三个月内如果你的业绩比不上我,你就彻底从A市消息,别再纠缠沈司寒。怎么样?敢比吗?”



想到了自己的家底,宋妍妍看着她的眼神充满轻蔑。



孟依凡将林雨洛拉到了自己身后,不满的看向宋妍妍,“宋家在珠宝行业本来就有多年的底蕴,宋小姐这不是太欺负人了吗?”



“如果,我赢了呢?”林雨洛掀起眼眸,淡淡的朝她看去。



宋妍妍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输!



“要是我赢了,你也彻底离开A市,并且一辈子不能再和沈司寒纠缠。怎么样,敢赌吗?”林雨洛双臂环胸,用她刚才的态度回击了过去。



“你!”宋妍妍气得面红耳赤,偏偏这场赌局还是她刚刚发起的。



“赌就赌!”想了想,她只好答应。



在她看来,林雨洛很快就会输给她!



孟依凡神色复杂地看向林雨洛,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同意将沈司寒拿出来当赌注。



到底是太看重他,还是因为真的不在乎了,所以哪怕没能得到他也无所谓?



林雨洛懒得再和她纠缠,大步往外走。



宋妍妍看着他们离开,拿出手机播放着刚才的录音,唇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她将录音做了后期编辑,旋即发给了沈司寒。



总裁办公室里,沈司寒正坐在办公桌前,桌面上文件堆积如山。



手机叮的响了一声,是宋妍妍发来的消息。



他点开来听,林雨洛和宋妍妍将他当赌注的对话清晰的传了出来。



但宋妍妍在录音上做了手脚,所以沈司寒听到的内容就只是林雨洛无所谓的将他拿出来当赌注。



沈司寒将这段录音听了很多遍,越听着心情愈加难受。



所以他在林雨洛心里的地位,就这么不重要对吗?



“老大,这些文件也是需要您批阅的。”郑远抱着一堆资料走了进来。



最近一直有一股势力在背后和他们公司较劲,为了做好准备,沈司寒也决定快点让公司发展得更好,这样今后才有能力可以应付那些人。



沈司寒放下手机,努力让自己调整精神进入状态。



可看了好一会,他的视线根本就没有办法聚焦到那些字眼上去。



他索性站起身来。



“老大,怎么了?”郑远看到他脸色不对劲,担忧的询问。



沈司寒面色严肃的盯着他,“我问你,如果你很在乎一个女孩的话,你会将她拿去当赌注吗?”



郑远被他的这股气势震慑住,毫不犹豫的开口:“不会。”



沈司寒喃喃道:“没错,我也不会。”



可为什么林雨洛要这么做,难道自己在她心里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



越是细想,沈司寒心里就愈加难过。



他当即转身往外走,有些事情他必须好好问清楚!



校园里,林雨洛正在操场跑道上小跑着。



宋妍妍的那些话在她脑海里不断回响,但她知道自己现在更重要的就是先在高考上拿出好成绩。



“林雨洛!”



她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正要回宿舍继续复习时,一道冰冷彻骨的声音突然从她身侧传来。



林雨洛被吓了一跳,回头就见到快步朝她走来的人果然是沈司寒。



“怎么了?”她不明所以的问。



男人深邃的黑眸里蕴藏着浓浓的情绪,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锐利的视线,富有很强的压迫感。



林雨洛下意识往后退,心里想不明白自己又怎么招惹上他了?



“我们谈谈!”沈司寒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再逃。



林雨洛捏了捏眉心,“先放手,这里是学校,要是被人看到,他们又会乱造谣的。”



“看来你真的很不想和我攀上关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