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admin唯美的句子2019-10-29 10:07:057429愿你安好

   咚~



    一个爆栗敲在赵潇潇脑门。



    江司明一脸愤然道:“你这丫头天天想些什么东西呢,你老爸是这种人嘛!”



    赵潇潇捂着额头,噘着嘴,依旧固持己见。



    “我觉得以老爸你的性格,妈妈们不陪你,你肯定有别的路子,让我猜猜。”



    赵潇潇边说边摸摸自己下巴,摆出沉思状,开始‘福尔摩潇’地分析。



    “前段时间你一直外出,日出晚归,应该是在外面包养了谁,按照你们男人的尿性,像老爸你这么有钱,包养某个大明星简直是太轻松了,譬如哪个新人花旦,或者是国外的也有可能,韩国女团,或者是好莱坞某个明星,都有可能。”



    江司明听到这妮子分析的这些话,心里开始有点慌。



    卧槽,这丫头难道真是当侦探的料?这也能猜中?



    虽然猜的大体错了,他前段时间外出那是去盯着新家施工而已,纯属是个误会。



    但是赵潇潇说的包养女团...咳咳,他确实有。



    这还没完。



    “还有,老爸你经常闭关,虽然每次闭关只有几天,但每次出来就像是做了亏心事,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是在里面玩鬼了,还有...唔!”



    赵潇潇话还没说完,就被江司明捂住了嘴。



    “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东西呢,能不能想点有意义的,全是子虚乌有,都是你个人的臆想,这么诽谤你老爸,对你有什么好处,给我回家,明年就高考了,不好好学习天天乱跑,做作业去,我要检查!”



    江司明扛起这个丫头就走,一刻都不想多待,太气人了,这不是泼脏水诬赖嘛!回家必须收拾她一顿!



    不过许秀秀和江婉婉经过这件事之后,倒是成熟了许多。



    不再对外面世界抱有乌托邦式的幻想,至少不会像今天那般冲动了。



    就是苦了赵潇潇,明明放暑假,还被老爸逮着写作业。



    “潇潇,你怎么了,是不是惹我哥生气了?”江婉婉抽空跑去赵潇潇的房间问道。



    赵潇潇趴在桌子上,挑着夜灯,奋笔勤书。



    听到江婉婉问话,她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嘻嘻的说道:“没事,我爸都是为了我好,我明天高考,现在得加加油。”



    等江婉婉离开后,江司明走到门口,吃着苹果,满意的说道:“知道错了没?”



    “知道了老爸,我不该把你的秘密就这么说出来,放心你玩鬼我一定保密。”



    “逆女!再做十张模拟卷子!做完才能睡觉!”



    这可给江司明气坏了,手里的苹果也不香了。



    赵潇潇一脸得意,仰着小脑袋,道:“我赵潇潇平生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威武不能屈,十张卷子就十张卷子,老爸你快去玩鬼吧,我一会就把卷子给你。”



    江司明捂着胸口,有点想吐血。



    老子真没玩过鬼啊!太冤了!



    最后拿她毫无办法,江司明也只能愤然离去,去找赵璇麻烦。



    收拾不了你,就收拾你妈,哼!



    赵璇可就惨了,莫名其妙挨了顿‘鞭刑’。



    第二天大家起床的时候,众女围着江司明问道:“老公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让你去找黛芙妮和苏姬,你跑去找璇姐干嘛?”



    江司明一拍额头,他把这事给忘了!



    “emm...是走错房间了,不好意思,业务不太熟练。”



    赵璇幽怨的眼神看着他,盯着黑眼圈的她楚楚可怜,就差没冲上来咬江司明一口。



    “我觉得应该是不好意思,没事,晚上咱们喝酒,灌醉她们俩,这样老公好下手。”有女军师出谋划策,这女军师就是团团。



    “这不行这不行,那不成犯法了嘛,我可不是这种人!”江司明赶紧摇头,但是这表情却好像不像拒绝的样子。



    好在这时候黛芙妮跟苏姬也起来吃早点了,大家才暂时没聊这个话题。



    黛芙妮跟苏姬感觉今天家里所有女人看她们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像是有啥阴谋的样子。



    不过两人刚住进主楼,又是第一次跟江司明住在一起,倒是没时间多想,光顾着紧张忐忑去了。



    “董事长,我们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搬进来,会不会有点不好,要不我们还是搬回旁边那栋楼里去吧。”



    黛芙妮实在是住得不安心,她跟苏姬是被赵璇她们连哄带骗忽悠搬进来的。



    一直没得到江司明的同意。



    黛芙妮怕江司明觉得她们俩住进来打扰人家正常生活,所以这两天一直都不太安心。



    江司明正趴在赵璇耳边说着情话,毕竟昨晚拿人家‘出气’,折腾到半夜,总得补偿补偿,哄哄嘛。



    听到黛芙妮的话,他正哄得兴起,所以没留意黛芙妮说什么,便随口说了一句:“也行...”



    话刚出口,赵璇的手就偷偷伸到自己腰上,拧了一下。



    同时,所有媳妇的目光都‘杀气腾腾’的瞪着江司明。



    江司明咯噔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这不是等于把老婆们的心血浪费了嘛。



    砰!



    江司明一拍桌子,怒道:“怎么能行!你们这样就太见外了,我们一家人拿你们当家人,你们却总是这么生分,太让我失望了!”



    这...



    黛芙妮跟苏姬对望一眼,都是一脸懵,不是你说也行的么?



    怎么一下就翻脸了?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苏姬想要解释。



    江司明却打断道:“不用解释,你们就是不拿我们当自己人,我太难受了!”



    说着硬生生挤出很伤心的表情。



    这让黛芙妮跟苏姬一下有负罪感,心中又感动又愧疚。



    “对不起董事长,我们不该说这种话的,有什么可以弥补大家的,我们一定可以做到,要不晚上我们给大家做一顿西餐吧?”黛芙妮道。



    江司明勉强点点头:“吃西餐可以,还得喝酒,你们必须给我们敬酒,才算有诚意。”



    “好的,我们一定喝。”两女赶忙答应。



    众女表情怪异,憋着笑意。



    团团悄**的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嘴嫌体正直了。”



    江司明纯当没听见,自动忽略,他只是想喝酒,仅此而已。



“重剑的用法无非就那么几种,以惯用方式来分析的话,大致可以分为单手型、双手型和混合型三种,使用风格更是千差万别......哎哎哎,不要硬拧啊,就算是你的手腕受得了,你使出的招式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威力的。”



    “呼,呼,呼,呼......不要......等我用完了......再告诉我啊,我......我可反应不过来......”



    “这应该不是你的反应问题,而是你的体力问题吧!先休息一下好了。”



    “不要,一会儿你不是......要去......修补......魔法阵了么?我可不想......浪费......时间......”



    “好了好了。”



    治愈的光芒在段青的手中显现,代表着生命的翠绿色微光也在下一刻笼罩在了前方气喘吁吁的雪灵幻冰身上,手中大剑半拖在地面的这名白发的女剑士原本疲累无比的表情随后也在这道光芒的笼罩下渐渐褪去消失,粗重的喘息声也伴着她直立起来的动作而渐渐减缓:“怎,怎么回事?你不会又——”



    “放心,这不是拿我的经验值换来的,而是我的某种最新的研究成果。”冲着对方打了一个响指,段青用轻松的笑意安抚着面前的这名想要冲上前来兴师问罪的身影:“毕竟体力和生命值并不是一码事,想要研究和使用专门用以恢复体力与活力的魔法,需要运用的元素配比终究还是不太一样的。”



 





    “元素配比?”按了按自己的额头,雪灵幻冰艰难地将拖行在身后的大剑提到了自己的面前:“就算是这段时间一直在论坛里高强度查询的我,好像也没怎么见过这个词汇呢,魔法师板块里的那些玩家好像没有多少研究复合魔法的,不是因为复合魔法成型难度大,就是因为复合魔法威力太弱......”



    “复合魔法可不是将几种单一魔法组合起来这么简单,复合魔法的关键在于元素的混合。”缤纷的色彩在段青举起的右手间旋转流动,与之相伴的还有段青那被映照成同样七色的面庞:“那些玩家的成功率低,大概是没有让那些重叠在一起的魔法元素成功融合并发挥应有的作用吧,比如刚才的那个体力恢复魔法里面就夹杂着所有的元素类型,但若是想要激发火元素组合中的‘振奋激昂’效果,相对应的水元素配比就不能过高......呃。”



 





    “好像说得有些太多了。”望着凑近过来的雪灵幻冰脸上浮现出来的疑惑,段青讪讪地收起了自己刚刚想要滔滔不绝的话:“我们还是回到你的大剑指导课上吧。”



    “不,最近的训练知识已经足够我消化一阵子了呢。”嘴角翘出了一丝莫名的微笑,摆出了罕见柔和表情的雪灵幻冰顺着段青的话继续说了下去:“既然现在的你对魔法这么感兴趣,那你有没有研究过将魔法效果融入近战物理职业的办法呢?”



    “当然有了,还记得我们在组织神使甄选大会的时候,上来砸场子的那几个玩家是怎么被我打回去的么?”段青一脸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风之加速,岩石皮肤,水流环,精神振奋——每个元素体系都有那么几个或多或少用来强化自己与小队队友的标准魔法,就是那种只要等级和属性值足够,任何魔法师都可以花金币与声望从各地法师议会系统获得的技能......你应该也见过不少吧?”



    “因为魔法对于玩家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抽象的东西,不像物理系招式和技巧,可以通过自行领悟来获得系统的承认。”雪灵幻冰撇着嘴巴摇了摇头:“现阶段,只有职业选手和高端的魔法师玩家有自行研习和领悟‘自创魔法’的能力,虽然他们研究出来的魔法大多数都是自由世界魔法体系里已知的高等级魔法,但这种成就本身就已经足够强大。”



 





    “哪有那么少见,至少上一次的联盟杯里,落日孤烟就已经展现过他自创的复合魔法。”段青一脸无谓地回答道:“或许正是因为那一次的启发,许多各种各样的复合魔法开始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出现,不过——”



    “要我说的话,那些研究的精力都是浪费。”



    他卷起了自己的一只袍袖,将袍袖下方纹刻着繁复魔法线条的手臂展现在了雪灵幻冰的面前:“与其研究那些魔法组合,把自己当做玻璃大炮来使用,还不如研究一下基础魔法强化的应用,把自己改造成未来战士更好。”



    “若是这个世界上有魔法学院的话,他们不聘请你去当导师简直就是屈才和损失。”感受着那些魔法线条表面涌动的能量,雪灵幻冰翻了翻自己的眼皮:“这是什么?强化岩石皮肤?”



    “岩石皮肤加火焰奋起,我试验过了,效果跟一件+3力量+3防御的装备差不多。”段青把自己看上去瘦弱无比的胳膊在雪灵幻冰的面前亮了亮:“当然激发这些效果是需要消耗魔法能量的,所以平时一般也不会启用,但配合我身上的一些其他的魔法效果,最后的加成将会变得非常恐怖。”



 





    “怎样,要不要也尝试一下‘便携式强化’的感觉?”说到这里的灰袍魔法师目光不停地在雪灵幻冰的上下周身扫视:“只要花费一点时间,让我在你的全身上下画满刺青——”



    “去去去,我才不要。”脸上飞过了一丝绯红,白发的女剑士急忙将对方推到了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外:“这些看上去渗人而又恶心的东西就是你所谓的‘魔法与物理近战相融合’的成果?难道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么?”



    “拜托,这可是附魔术的高阶用法,也只有像我这样已经在炼金术一行里造诣颇深的人才有可能做到这种地步。”段青怪叫着甩了甩自己的双手:“不仅仅是力量强化和敏捷强化,瞬间加速、铜墙铁壁、快速再生、魔法反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嘁,我才不信。”



    将手中丑陋崎岖的大剑剑柄随意地丢在了地上,用力活动着自己肢体的雪灵幻冰摆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要是你真的能做到这些事情,那你岂不是早就已经天下无敌了?还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冒险团里瞎混什么?”



    “这不是变向地表达一下身为团员的我的忠诚之心么。”讪讪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段青那自信的模样也瞬间收敛起来:“而且这些效果也很难全部实现,让我把所有的材料和魔法技艺都用上也不可能,最多也就是选个一两种效果加以特化而已......唔。”



    “以你的风格和特点,这种‘精神强化’类的强化魔法应该是最合适的。”指了指雪灵幻冰脚下的白骨大剑,段青摩挲着下巴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精神强化类的魔法吃的是精神而不是智力,成效也以使用者的精神属性为主,你的精神属性虽然不高,但感应能力和预判能力却是我见过的职业选手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嘘。”



    朝着段青使了个眼神,抱着双臂的雪灵幻冰随后却是转身向着身后的方向走去:“这种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好像有客人来了。”



    极佳的视野随着段青同样回头的动作而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两个人正在练习的这片台座也随之在灰袍魔法师的脚下停止了范围的延伸,属于浮空岛废墟中央的这片紫罗兰高塔倒塌后遗留的广场残迹边缘处此时也出现了一名男子的身影,穿过远近不一的喧嚣背景轮廓走到了段青的面前。青色的普通汗衫与黑色的破布长裤正在迎着高处的风发**猎的声响,这位青年男子此时所展现出来的贫穷与朴素风格似乎也与整个战后余烬纷飞的大地融合在了一起,但迎着这道走来身影上下打量的段青却是轻易看出,来者的这名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有些落魄的玩家身上所具备的反常气势与力量:“......你是?”



    “断山河。”



    似乎没有什么恶意,青年男子咧嘴露出了阳光般温暖的微笑,他举了举自己的手仿佛想要与段青打个招呼,但迈开的脚步终究还是在距离段青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不知你是否听过这个名字?”



    “唔,有点印象。”端着下巴点了点头,再度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的段青随后也露出了一抹了然的表情:“你是......龙家的那个老三,是吧?一直跟着断风雷混的那个?”



    “是的。”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真诚了几分,青年男子那目光也向着雪灵幻冰刚刚离去的方向偏了偏:“那位是?”



    “我们家团长。”



    摆着手将拇指竖到了自己的肩膀之上,段青没有想要让开的意思:“刚才陪着我在这里练习,现在可能有些累了——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我们的?”



    “你们挑选的这个地方,营地的每一个角落应该都能看得见吧。”指了指这片废墟四周地势更低的营地各个角落,青年男子理所应当地回答道:“我只是随便打听一下,就可以注意到你们的存在了。”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的?”



    “刚来没多久。”



    微微地向着灰袍魔法师所在的方向行了一礼,再度起身的断山河拱手抱拳道:“初来乍到,还请你和青灵冒险团的队员们多多关照一下。”



    “你来干什么?”



    斜着眼睛望着对方的脸,段青终于将问题转到了正途:“这么突然地跑上来打扰我们的队内训练......怎么,是断风雷派你专门来窃取我们的训练内容的?”



    “‘窃取’这个词过于严重了,我更倾向于‘请教’。”一只手背在身后,迎风而立的断山河单手向前摊开了一个示意的姿势:“而且我也不是受大哥之托前来请教的,我现在隶属于维扎德。”



    “维扎德?你?”刚刚准备与之对峙的段青闻声惊讶地放下了自己摆开架势的动作:“你什么时候——啊。”



    “我好像听语殇提起过。”再度搓了搓自己的下巴,段青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为了加强新联盟内部的团结,几个大行会甚至愿意接受用自家的核心骨干与人才支援其他行会,说白了就是互换人质以示友好。不过......”



    “没想到断风雷居然愿意把你放出去呢。”



    冲着青色汗衫的男子再度摆出了打量的眼神,段青一脸不相信地继续说道:“听说你是龙家三兄弟里最了不起的天才,在‘意剑’的道路上走得最深的人,领悟的东西也最多,断风雷是怎么舍得将你这块宝送给维扎德的?”



    “过奖了,再强大的领悟能力也无法与您这位始祖相比。”依旧是谦逊卑躬的模样,拱着双手的断山河低了低自己的头:“至于大哥的决定,我认为还是没有问题的,这段时间与维扎德的人才交流之旅,我收获了很多。”



    “哦?这可真是稀奇。”段青脸上的惊讶之色变得更加明显了:“维扎德还有能与你进行正面交流的人?是落日孤烟?还是那个号称鬼算狂谋的书生?”



    “看来您与维扎德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好,对他们当中的许多重要成员都熟悉得很。”青年的男子歪着头笑了笑:“不过......给予我指导的并不是落日孤烟他们,而是另外一名隐秘的强者。”



    “ID叫做音竹,不知阁下是否听过?”



    他望着段青的脸,用饶有兴趣的模样问出了这句话,后者则是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才将自己的笑容重新显露在了对方的面前:“音竹啊,的确是陌生的名字,多半是另外某个远古级别的大佬现在使用的小号吧。”



    “他这段时间一直看管着一个叫做陨梦的人,这个人你可能更熟悉一点。”断山河依旧没有放弃这个话题:“陨梦兄在他的手底下可是过得很惨呢。”



    “这事我就更清楚了。”段青苦笑着放下了自己的手臂:“陨梦没少向我描述和抱怨过他的那些悲惨经历,而我也确实在过去的某段时间与那个音竹打过几次交道,那个家伙......唔,怎么说呢,身上的疑点还是很多的。”



    “说起来,那位大人在我临走的时候也交待给我几句话。”



    缓缓地分开了自己的双脚,断山河终于将自己的架势摆了出来。



    “他说让我遇到你的时候,将这几句话转达给你呢。”

漆原美丽原本是班级女生的核心,也是霸凌若叶姬色的人,因为听说自己暗恋的学长喜欢若叶姬色,所以总是偷偷摸摸地说若叶姬色的坏话,或者是把若叶姬色的东西藏起来。



    山田俊辅认为以霸凌来说,漆原美丽的行为是很可爱的。



    现在漆原美丽变成了一条龙,进入了王宫,成为了三王子的宠物。三王子就是山田俊辅,那个平凡的男生。



    山田俊辅作为转生在王室的王子,虽然母亲早逝,但光是美貌侍女就安排了两个,日子相当舒坦。虽然对突然进入陌生环境的转生者来说,要是适应新环境并不容易,毕竟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没有一点安全感。光是语言不通就能要人命了。



    除了漆原美丽,山田俊辅之外,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更加倒霉,从男生穿成了公爵的大小姐,由男变女。



    大岛叶多本来是山田俊辅的好友,两人一起参加了足球社,一起玩游戏,可谓是好兄弟一辈子,却没想到穿越之后就变一男一女了。



    对比男人变女人来说,女人变成非人也就好接受多了,就算变成非人,性别至少还是保持原样的。



    不管是变成蜘蛛,变成哥布林,变成龙,都是维持原本的性别,只有大岛叶多,变成了女人,改变了性格。



    因为是按照生物磁场来决定转生身份的,那么岂不是说大岛叶多适合做女人?



    时间到了山田俊辅和大岛叶多十岁的时候,他们要接受鉴定石的鉴定。



    尤里乌斯也回来参加自己亲弟弟的仪式,虽然和王室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但作为哥哥,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看清这个世界的本质。



    山田俊辅对自己哥哥的印象不多,但听说过很多哥哥的故事,据说哥哥六岁的时候就成为了勇者,母亲去世之后就出城冒险,闻名两个大陆,建立了强大的勇者大军,直接对王国构成了威胁。自己的父王和大哥都对尤里乌斯无可奈何,不过山田俊辅倒是觉得自己的哥哥对自己还不错,还会教自己剑法。



    这天,山田俊辅听说尤里乌斯回来了,但一回来就和父王进行了激烈的争吵。他只能问侍女他们为什么吵架。



    侍女告诉小王子说:“是为了王国的未来发展,勇者希望国王放弃王室的地位,保全自己,但陛下不愿意,就吵了起来,差点就动用卫队。”



    山田俊辅知道自己的二哥是走群众路线的,他只以为这是勇者的责任,他对于这些并不关心,所以也不理解父亲和二哥为什么吵架。他的性格很被动,事不临头,山田俊辅就不知道着急,一点都没远见。



 





    穿越了,山田俊辅只想学会魔法,然后去冒险,到处看看,其他的事情都能顺其自然。马上自己就要十岁了,鉴定之后就是入学,就可以学习魔法了。



    至于父亲和哥哥的事情,山田俊辅也没办法管,因为两者都有各自的立场。



    终于转生者的鉴定宴会开始了,山田俊辅见到了形形色色的贵族,这些人不断地恭维他,让他疲于应付。



    在宴会上,山田俊辅遇到了大岛叶多,因为他们都说日语,是立刻就意识到对方也是转生者,只是因为外貌变化了,不知道对方是哪一位。



    看到王子和公爵千金在一起说悄悄话,大人们都露出了微笑,王室若是和公爵联姻也是很不错的,在这个风雨之际,巩固实力是必然的。面对勇者的咄咄逼人,贵族必须团结。



 





    通过交流,山田俊辅才知道眼前这位落落大方的美丽大小姐,竟然是自己的好友。真的是吓了一跳,不过既然是好友,那就忍不住聊起穿越的经验和体会。



    穿越从惊讶到平静,从好奇到激动,这些只有穿越者才能真正领会,是只属于穿越者的生命感受。



    两人本来就是好友,聊起这些事情之后更是拉近了距离,虽然十年没见,但很快就找到了在教室里东拉西扯的熟悉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尤里乌斯来了。



    所有贵族都忌惮地看着已经十六岁的尤里乌斯,经过多年的历练,尤里乌斯已然是一位成熟的战士,而他的身边是勇者的团队。圣女、盗贼、战士,最后加上一个勇者,是经典的四人小队,大部分的勇者rpg游戏里都是这样安排的。



    当然也有加上舞蹈家、小丑、格斗家、武者、水手、僧侣、魔法师等等职业的,但一战士,一奶妈,一盗贼的安排永远是最经典的。勇者一般来说是全能的,他可以是格斗家,也可以是魔法师,当然也可以客串战士和奶妈。



    四人登场,原本热闹的会场顿时就冷却了下来。



    国王冷冷地看着自己陌生的二子,他早就说过不欢迎尤里乌斯来参加宴会,来了只会破坏弟弟的鉴定。



    所以尤里乌斯在弟弟鉴定之后才来的,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弟弟是转生者,能力非常优秀,就算是在转生者中也是非常优秀的存在。



    自然优秀,就算是转生者也没有一出生就有十万点技能点的,十万点啊,简直就是暴发户。



    技能点兑换技能,一般来说便宜的技能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因为技能垃圾所以便宜,一种是技能适合对换者,所以也便宜。技能最低的价格是一百点。



    蜘蛛子用出生自带的一百点学了鉴定,就说明鉴定技能非常适合蜘蛛子。



    十万点可以让转生者换一百个价值最低的技能,当然也可以学一些昂贵的技能,总之出生自带十万点是真的很多很多。



    大岛叶多这位大小姐被称为剑之天才,也就自带五万点技能点,而山田俊辅是她的一倍。



    贵族们都没有好脸色,毕竟尤里乌斯可是公开宣称贵族都是落后的家伙,而勇者的责任就是推翻贵族。



    敌我不两立,贵族可不会欢迎尤里乌斯。



    不过山田俊辅倒是觉得自己哥哥真帅,勇者团队一看就知道都是强者。



    “恭喜你,从今以后你就是男子汉了。”尤里乌斯无视了贵族,直接走到山田俊辅面前,对弟弟说道:“以后你也要走正确的道路。”说完,从斗篷下拿出一柄剑递给弟弟,这是哥哥的礼物。



    “是钻石剑?”贵族都瞪大了眼珠子,这可是无价之宝,是盒子守护者才能打造的钻石剑,吹毛断发,斩铁断钢。



    山田俊辅也瞪大眼睛,非常喜欢这个礼物。



    “收下吧,这是公正之剑。”



    山田俊辅缓缓接过,只感觉钻石剑比他想象得要轻盈,放在手里感觉就好像是身体的延伸一般,双眼放光地看着剑。



    而尤里乌斯又要出发了,作为勇者他很忙碌,需要带领人族发展,还要去和不同种族建立外交,根本没有多少空闲时间。



    哗啦,披风飘动,四位冒险者如风一样来如风一样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