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他见到叶枫在树木当中遥遥挂起,像个死人。但是敏锐地感觉到,此人并不简单,毕竟,两个“绿油油的家伙”死死守着他,此间定有什么蹊跷。



    刺杀队伍已经彻底崩溃,没有后路了。



    他一咬牙,咧出一个笑脸,扭头看向那个对他嘲弄的“妖族”,冷笑着将嘴边的机括吞入,并狠狠咬下开关。



    “什!”妖族众人哪想得到此人如此血性,他们此时距离此人太近,若是不及时躲避,恐怕会遭到波及。



    然而——这人却将口中一股逐渐膨胀的力量积蓄在喉咙当中,抽身而起,朝叶枫冲去。



    你也是人类,醒醒!



    他在心底里怒吼一声,朝身后猛地张嘴吐去,一股巨大的能量宛如狂风,在整个巨大巨木林间挂起朔风。



    而他接着这股强风,飞入束缚叶枫的巨木当中,眼疾手快,将叶枫体表的树根彻底斩断。



    然而……



    叶枫的体表却像是种下了诅咒一般,源源不断的地增生。



    任凭此人斩了又斩,仍然没有作用。



    叶枫脸上,紫色的沟壑纵横交错,越发深重,看样子,简直如同病入膏肓一般。



    此人一下子明白了,一愣神的工夫,只好仰天叹息。



    “倒霉,真是倒了血霉,此人竟然‘也’中了花骨粉之毒,也不知道是缘分还是……罢了罢了,今日便只好死在这里。”



    他拍了拍身上的长衫,脸上显现出一副慷慨激昂,奋起而赴死的决绝之色,更是一时情绪上来,忍不住吟诵了几首诗歌。



    就在这时,两道墨绿色的身影嗖的钻了进来,一见到他的面目,更是大骇不止。



    “区区人类,居然敢行刺我们妖族,真是不要命了!”



    其中一个难以理解地看向那人。



    “这群蠢货,便是这样不知好歹,宰了他!”



    两人一合计,先后冲出,一个护住叶枫——看样子此人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另一个则是朝那人类斩去。



    两人的速度同样快。



    但是……



    却无法奏效。



    斩向人类的,是一个方脑袋。他的身子一扭,停在半空中,脚底下的枝丫飞快地蠕动起来,他的身子被飞快抽出。



    接着,巨大的树木伸出无数藤蔓,卷住两个墨绿色的家伙,树根深处,一个古怪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此人沐浴着强烈的光彩,简直像是一个小太阳。



    而他脸上的紫褐色瘢痕,也在迅速消退。



    正是——叶枫!



    他们不可置信地看向叶枫。



    中了花骨粉之毒,居然还能行动自如?而见他身上的枝丫速速抖落,那些干裂的皮肤也迅速恢复了原状。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所有人都盯着他,目瞪口呆。



    叶枫的神识才逐渐在身体当中苏醒过来,他惊愕不已地看向自己的双手——手掌上绽放出的光彩更加耀眼。



    是……自然灵气。



    怎么会,这么多!



    叶枫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体内的气息焦灼,并且,很快就感受到某种斥力,在体内逐渐酝酿,激化。



    这是……什么?



    叶枫内视体内。



    是毒虫!



    灵气之毒具象化的白色蠕虫,在体内表现得极为痛苦,他们的身体不断膨胀,但是又在同一时刻迅速干瘪下去



    ,这当然跟叶枫吸收的自然灵气有关。



    但是,很快叶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是那些毒木。



    两种毒性似乎存在某种克制作用,并且,随着体内毒性加重,叶枫愈发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成了一个蛊。



    但意外的是,在自然灵气的作用下,两者都受到了致命的损伤。



    或许,这才是个绝佳的好机会



    叶枫深吸一口气。



    说干就干。



    他将在万千世界中所有的信息融入神识当中,这就相当于融汇了无数人生的经验一般,一瞬间充斥的澎湃信息几乎让他吐出一口血。



    但强压着这种脑袋过热的冲动,稳稳屏息。



    此时,灵气之毒与毒木还没有分出胜负,虽然苟延残喘,但是两者都是极强的毒物,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只要有一点动静,或许就前功尽弃了。



    因此,叶枫十分小心,将自己的身体置身于两者的平衡当中,并苦思冥想,在这一个须臾片刻之中,脑海当中出现了无数的念头。



    这些念头如同星空一般,闪烁明灭,不断地诞生,又不断毁灭。



    在这些虚幻当中,叶枫很清楚,只有唯一一条活下去的道路。



    该怎么做?



    叶枫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修炼,以往的修炼生涯当中,叶枫都是谨小慎微,不准备充分,是不会贸然冒险的。



    然而……



    此次的修炼却不一样。



    外忧内患,一个不少。



    甚至,连门径也没有窥见,稍不留意,或许就是前功尽弃,甚至走火入魔,陷入歧途。



    而叶枫也很清楚。



    体内的毒性已经根深蒂固,深入骨髓。



    要想突破这一层境界上的瓶颈,让自己的修为彻底碾压毒性,就必须勘破天机。



    但,这又谈何容易。



    稍不留意就会出现纰漏,不仅如此,一旦进入修为领域的神识世界,外界的周遭一切,都会进入无法控制的时空流转当中。



    若是此时,遭遇到什么危险,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



    叶枫意识到,体内的毒虫和毒木都只是偃旗息鼓,休息一时罢了,若是等他们彻底恢复,自己恐怕就……



    没有时间犹豫!



    叶枫明白,机会,只有一次而已。



    他深吸一口气,将全身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体内,并且,集中全部的灵气。



    冲破桎梏!



    轰!!



    这个苟活的人类碰到叶枫的一瞬间,背后两道闪电般的藤蔓刺来,一个从他左掌刺出,将他固定在一侧,另一个,直冲眼珠而来,几乎要将他的脑袋整个贯穿。



    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凌厉霸道的冷气袭来。



    这冷气,又似乎是某种气息,但是,却好像实质一般,凝固了整个天地间的万事万物。



    两个绿油油的家伙瞪大了丑陋的眼睛,眼睁睁看着叶枫的身子穿梭而来,速度快的匪夷所思。



    不……不是他太快,而是我们太慢了!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叶枫的身形已经轻松掠过他,他手里抓着什么东西,背后蠕动的藤蔓彻底从二人的手上失去了控制。



    接着,整个森林都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无数的树木和藤蔓都开始疯狂抖动,好像咆哮着怒吼一般,发出了震慑天地的巨大吼叫声。



    而叶枫,脚步轻盈,冲破这一层阻隔。



    “跟我走。”他看向身后那人类。



    此人一愣,惊愕不已,倒不是对叶枫这惊人的实力突破感到不可思议,而是……



    “你……你还活着!”他不可思议。



    叶枫也一头雾水:“可不活着呢么?”



    “你中了花骨粉——那是一种能够将身体内部的能量彻底转化为植物的剧毒,中此毒者,从没有能生还的!”



    他的惊讶溢于言表。



    叶枫却不置可否,笑道:“这不是已经有了一个了么?”



    那人没话可说。



    叶枫却低声道:“走。”



    “去哪儿?”那人一脸惊讶。



    叶枫看着眼前此人,道:“你刚才的样子,我都看见了,有些话我想要跟你好好说个明白——总之,先带你去见一见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那人皱起眉头:“什么人?在哪里?”



    叶枫笑了笑,他的一只眼闪烁出奇异的光彩,从此人的面目之上穿过,扫了扫身后的密林。



    “跟我来就是了。”



    叶枫如同一阵扭曲的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人类发现,眼前的男人身影有些模糊,像是与自然化为了一体,在这种迷迷糊糊的身影闪烁当中,他冥冥之中有些费解。



    叶枫抓着他,反身又扎入妖族的人群当中。



    他牵着这人类,如入无人之境,挡着众妖的面,毅然决然冲入一棵粗大的树木当中。



    “拿下他!”



    两只嘶吼的绿色怪物尖锐叫着,他们那刺耳的叫声让所有人惊觉,纷纷扑向叶枫。



    这些妖类的妖气冲天,每一个的实力都不弱,这让叶枫有些惊叹,毕竟在万年以后,妖族彻底没落之后,实力上来看,的确算得上今非昔比。



    叶枫叹了口气。



    他伸出手掌,手掌翻覆,妖族释放出的妖气透露出赤红色的血气,这些血气缠绕而来,冲着叶枫逼近,一个个的宛如尖锐的长戟,亦或是锋利的长矛。



    但是叶枫却毫无顾虑。



    如同暴风雨一样降临的锐利箭矢,如同碎花一般砸开,叶枫沉下脸,掌纹朝上,从中渗透而出的强光犹如汹涌的浊浪,在天空凝结成了一道实体。



    那些碎花似的能量播撒在叶枫身周,却又被尽数挡下,他游刃有余地进入这是非之地,身上却没有受到分毫损伤。



    一旁的人类看的呆了。



    叶枫却暗自忖度,自己的自然灵气在一瞬间被突然激发出来,他体内的两种毒物此刻也都被这股强悍的力量所压制。



    但问题是,神念之力似乎与体内的这股崭新的力量相互冲突,两股力量互相排斥,甚至在叶枫体内挣扎较劲。



    而此时,将这些力量释放出来,对叶枫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但一旁观摩的这人类可不会这么想。



    他亲眼见到叶枫的身上,爆发出整个人族当中都不可能拥有的强大力量,这一股自然灵气的总量,让他几乎呆住了。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



    叶枫却不管不顾,他感觉到体内的经络出乎意料的痛快,酣畅淋漓,十分通畅,一只瞳孔绽放出惊异的强悍光芒,照亮了整个密林。



    一时间,所有妖族都远远看着他,没有人胆敢上前一步,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连叶枫自己也吓住了,怔怔待在原地。

“主人,苏长老与安长老回来了!”小泰的声音忽然响起道。



    严威闻言一愣,但反应过来后不禁喜道:“她们回来了?!没什么事吧?!”



    “看样子人是好好的…精神也不错,没有中毒迹象!”小泰强调道。



    “待我亲自察看一下!”



    严威还是很谨慎,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每一个人出去后再进来,都有可能被毒人利用,身上说不定还附有剧毒,万一进来后传给其他人那就麻烦了,所以他带着汪云琪等人来到城头,一眼就看到苏眉与安真真两人。



    “族长,我们没事!快放我们进去!”安真真大声说道。



    “你们真的没事?!为何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期间也没有发信息过来说明一下?”严威问道。



    苏眉叹道:“族长你很希望我们有事是吗?”



    “这…当然不是!但要是你们真的中了毒人的剧毒,那当然不能进入城中啊!”严威厚着脸皮说道。



    苏眉心中气苦,没想到冒着生命危险出城来执行任务,还差点落入毒人之手,结果回到来还要这样被“审”问,万一真的有问题,但岂不是连城都回不去了?!



    想想之前在星运宫受到很好的治疗,体内还拥有了神级初品的药灵,离开时还收获了巨量的信息,那种感觉真的太好,与此时的心情相比,真的有天壤之别!



    “严兄,如果我们真的中了毒,你是不想帮我们医治,还要将我们拒之城外吗?!”苏眉狠狠问道。



    “啊?你们真的中了毒?!!!”严威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人。



    其他人一听也不禁耸然动容,感觉不好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哼,严兄的耳朵是怎么听的?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明白吗?你们现在是不是怕那些毒人的毒物都快要疯了?!”苏眉怒斥道。



    严威愣住,老脸一红,说道:“苏长老也应该知道我们现在不得不更加小心,如果此次出城的不是你们,而是别人,那也同样必须在确认没有中毒的情况下才能入城!这样做不仅是对我们自己负责,更是对全城百姓负责,希望两位长老能够理解一下!”



 





    苏眉听到这里,知道多言无益,于是将上次与安真真两人出城之后的情况较为详细地说了一遍,不过,她只说到章星斗等人目前已加入了星运宫,后面的信息就没有说出来,毕竟这里的环境还是不够隐秘。



    众人听得一阵懵逼,特别是在听到章星斗等人为了不将身上毒物传到其他人身上去,不得不选择加入星运宫以获得神级解毒丹,更是一个个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严威听得心潮起伏,难以平息,想不到本族竟然在这段时间正经历着一次差点就要遭到族灭的可怕灾难,更没想到的是,如此可怕的一次灾难,竟然在不经意间就被星运宫给化解了!



    真是老天保佑!!!



    如果没有星运宫,没有流风,没有神级解毒丹,那么泰佬族就要完了!



    一念及此,严威冒出一身冷汗,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如果泰佬族是在自己手上遭到族灭的,那么自己就算是百死也难以赎罪,化成鬼也不会原谅自己…



    从这个意义上讲,流风不仅救了章星斗等人,同时也救了自己,还救了整个泰佬族,将流风和星运宫视作泰佬族的救命恩人丝毫不为过!



 





    严威百感交集,泪流满面,正要说话,却听苏眉续道:“我与安长老两人也是受到潜估在路上的毒人袭击,中毒昏迷,幸得星运宫之人搭救才活了过来,而且还吞服了神级解毒丹,现在体内已经拥有神级上品的药灵,不用再惧怕魔人那些剧毒了,可以说也是因祸得福,这样说严兄总该满意了吧?”



    “沃!!!”众人听到这里不禁大叫一声,均是无比艳羡地看着苏眉与安真真,想不到两人居然已经吞服了神级解毒丹,身上还有了药灵,百毒不侵,这样的好事怎么没有落在自己身上?



    严威当然也是非常羡慕,但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连忙问道:“你们吞服了神级解毒丹,那么你们也加入了星运宫不成?”



    “那倒没有!流风也体谅目前本族很需要我们,所以并没有要求我们加入星运宫,而是先将我们救治过来。”苏眉说道。



    “那他可曾同意为我军提供神级解毒丹呢?”严威续问。



    “没有!”苏眉断然说道。



    “什么?!没有?!”严威和其他人均是一愣!



    “这没有什么好说的,神级丹药本身就是无价之宝,数量更不可能有很多,星运宫已经救治了三千多名本族中毒之人,可以说已经仁至义尽,他们没有义务再为我军提供丹药,因为现在星运宫已经成为各族的避难处,无数人都涌向他们那里去,如果他们自己手头上没有备着解药的话,一旦剧毒在其宫内传播开来,那将是极其致命的一件事!”苏眉哼道。



    “确实如此…”严威等人不禁赞同道。



    苏眉续道:“当然,流风也没有关上帮助我军的大门,他说了,凡是在战场上中了魔人和毒人剧毒之人,都可以选择加入星运宫以获得神级解毒丹,所以,就算以后有人中了敌人的剧毒也不用担心,只要加入星运宫,你就可以得到吞服神级解毒丹的机会,到时候体内也能够出现神级药灵,达到百毒不侵的好处!而且,帮助星运宫做事,还可以得到相应的报酬,只要完成任务,其他时间都可以自己支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怎么样?你们现在是不是彻底放心了?”



    她说这些话的语气完全是用很诱惑的口吻在说,而且是站在星运宫的立场上来说,顿时让所有人听得有些心乱了…



    在目前这个乱世,身上拥有一个神级药灵那是何等强大的诱惑,由不得这些人心里不动摇!



    另外,听苏眉所讲,加入星运宫的好处还不小,似乎很悠闲的样子,以星运宫现在的实力与地位,加入进去应该也是一件好事啊…



    最起码,星运宫作为一个商业势力,它不参与正魔大战,是一个中立的立场,那也意味着星运宫的人不用去打战,不打战自然就不会有伤亡,这个诱惑其实也不小,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打战,除非是有必要,有义务才会去打,否则谁不喜欢可以悠着点过日子呢?



 





    不要说别人,就连严威自己也感到心动不已,想着如果自己身上也有神级药灵的话,那就不用再担心中毒之事了,这该有多好?



    正在他有些失神之际,耳边传来小泰的话道:“主人,苏眉这是在帮星运宫挖墙角!你可千万别跳进她挖好的坑里去…”



    严威心头一凛,恍然道:“是哦…她为何要这样说呢?”



    “还不是被拒在城外而心头不爽吗?现在可以确定她们两人说的都是真的,快放她们进来吧!”小泰提醒道。



    “有道理…”



    严威果断打开城门阵法,放苏眉与安真真两人进城…



    进得城来,两人终于觉得心情畅爽许多,苏眉“咯咯”一笑道:“严兄,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如果上次是你亲自出城去找流风,现在身上也有了神级药灵呢!”



    严威脸色变幻,说道:“我怎么会后悔?!你们身上有了神级药灵我同样高兴,当时你们不顾生命危险出城办事,为族中立功,理应得到这样的回报!所以,我希望在场各位都能以苏长老与安长老为榜样,视族中安危为己任,奋勇争先,立功立名,我相信上天同样会赐予你们相应福报的!”



    “是!族长!!!”众人闻言肃然应道。



    苏眉听到此言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娇笑一声道:“族长说的极是!在这里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什么好消息?!”汪云琪急问。



    “魔人手头上的神级毒物已经不多了!”苏眉说道。



    “哦?此事为真?!”众人一听不禁眼睛一亮,这可是一个大好消息,假如可以确认的话,那么也意味着魔人方面的毒攻之道将告一段落,正道也有机会转入反攻。



    苏眉点头道:“这个消息是流风透露的!流风指出,毒人手上的神级毒物也不可能太多,因为培养它们需要耗费极大的财力物力和精力,他们已经用了一些在各族的高层身上,其他的几千份则全部用在了我们的前线上,企图一鼓作气将本族给摧毁掉,但他们失算了,这些人现在都被星运宫所救,他们身上的剧毒也不可能再通过他们这些人来传播祸害本族,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沃!!!”众人一片哗然,心情也变得激动起来…



    “想要找魔人复仇就在此时!大家快随我来,流风已与我商讨了几个要点,只要按此执行,我们正道一定可以在战场上扭转局势,杀个痛快!”苏眉大声道。



    “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