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和他的小哭包(校园) -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校园)最新

  宋家——

  稀稀拉拉二十余个宾客站在大厅。虽然今天宋家有喜事,但新郎是家里最不受宠的庶子,所以婚礼办得极其简陋。

  一名十八九岁的俊美男子正站在大厅中间,红艳的喜袍,把他冰冷雅致的脸衬得多了几分华艳之色,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此人正是今天的新郎,宋家的庶三子,宋文朝。

  “吉时都过了吧!花轿怎么还不回来。而且,新郎怎么不去迎亲呢?”有不知事的宾客议论起来。

  “这你就不知道了,二人提前成亲是为了给沐老夫人冲喜。冲喜忌讳多,八字与沐老夫人相冲的人,都不能出现在沐家婚礼里。宋三郎八字刚好与沐老夫人相冲,所以不能去接亲。没得把老夫人冲死了。”

  “原来如此。”问话的宾客点头,“不过,宋三郎真是占大便宜了,竟然娶到沐家大小姐!”

  众人不住地点头。谁不知宋家现在的光景啊!

  这宋家,以前也是名门望族,后来宋老太爷犯了事,被罢官了。自此,宋家便一落千丈。

  再加之宋家子弟又不争气,没几年,家产几乎被霍霍光了,成了京城有名的破落户。

  沐珍儿与宋文朝定亲是在宋家败落之前。

  沐珍儿的爹个庶子,一个庶房之女,与宋文朝定亲,倒是相配得紧。

  哪想,宋家居然败落了,而沐家在京城仍然是名门望族。

  所以,宋文朝现在娶沐珍儿,简直是高攀了!

  “花轿回来啦!”这时,外面响起媒婆高亢的声音。

  随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和喜乐声。

  新娘被媒婆扶着走进来。

  “新娘这是怎么了?”宾客们突然一阵惊呼。

  宋文朝回头,也被惊住了,只见眼前的新娘一身嫩黄家常袄裙,如果不是被媒婆牵着进门,还有她头上红色的盖头,所有人都不会认为她是今天的新娘。

  “这是怎么了?”宾客们一脸好奇,“沐大小姐为何不换嫁衣?”

  “不好了,太太,不好了!”一个丫鬟冲进来,大叫着扑跪在主母尹氏脚下:“原定的新娘沐大小姐,居然跟荣国侯世子通奸,有孕在身,嫁不了!所以,只能由沐二小姐替嫁过来!”

  “什么?”尹氏和沐老爷惊得差点跳了起来。

  沐珍儿居然跟人通奸了?而且,通奸对象是谁来着?荣国侯世子?何子惟!对了,这不是二小姐沐青婈的未婚夫么?

  这大姨子怎跟妹夫搞一起去了?

  尹氏简直是要笑死过去了。

  她原本就看不得庶子能娶到沐家的千金,现在未婚妻竟然跟人乱搞,这绿帽子别提多丢人了!

  也对嘛,一个低贱的庶子,而且还是家道中落的庶子,谁愿意嫁!

  至于眼前这个沐青婈,论起身份来可要比沐珍儿还要高贵些,毕竟能跟何子惟订亲的人,身份哪能低的!

  可惜的是……

  尹氏想着,不由啧啧两声,打量着沐青婈,连嫁衣都不愿意换,一定是被逼嫁的。

  回头可够宋文朝这贱种受的了!

  “今天的新郎官唷,真是可怜,这么一大顶绿帽子盖下来!”

  宾客们嘴里说着可怜,但语气满满都是嘲讽。

  他们一点也不怕宋文朝听到,他不过是宋家最低贱的外室庶子而已,不怕得罪他。

  “好好的,沐大小姐咋想不开,居然与人通奸有孕。”

  “这还用说么!”不知哪个宾客道,“一个是宋家的外室庶子,一个是侯门世子,换了是我,也得选侯门世子啊!谁选宋文朝!”

  “扑哧!”宾客们都笑了起来,“哈哈哈!”

  一波波的嘲讽袭来,宋文朝清绝华美的脸却冷冰冰的,毫无表情。

  这种嘲讽他早习已为常,他一点也不在乎。

  “我选。”不想,一个清凌凌的声音响起。

  众人一惊,回头,只见说话的却是突然成为新娘的沐二小姐。

  喜帕遮蒙之下,看不清她的长相,却听她甜糯的声音不急不缓地响起:

  “那二人勾搭到一起,不该万人唾弃么?大家竟然觉得理所当然,反嘲讽受害者,真是可笑!那么,这里的男宾,我祝你的妻子跟你连襟通奸。这里的女宾,我祝你丈夫勾搭你的姐妹!”

  “啥?”宾客们顿时气得脸都青了:“我妻子若这么下贱,我早打死了!你这丫头再乱说话,我可不客气了!”

  “是啊!我丈夫才不会这样干!合该天底下所有大姨子都跟妹夫都会勾搭到一起么?我呸,这么无耻,若是真的,我做鬼也不饶他们。”

  “呵呵,轮到你们身上就下贱无耻了?在别人身上就是笑话,嗯?”软糯浓媚的声音,最后一声“嗯”,却带着点娇蛮。

  宋文朝听着,不由唇角一翘,凤眸掠过一抹兴味。

  “拜堂吧!”宋文朝上前一步,站到沐青婈身边。

  “呃……好,拜堂!”媒婆见气氛尴尬,连忙高喊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礼成!送入洞房!”

  宋文朝面无表情地牵着她的手,转身往外走。

  出了厅,宋文朝一路拉着她回房。想到她看不到路,他一路走走停停的。

  冬儿和如水两个丫鬟大急,连忙追在身后。

  宋文朝牵着沐青婈进了房,回头又见她的两个丫鬟虎视眈眈地走进来,便摇了摇头:“你在此好好休息吧!”

  说完,便转身往外走。

  可才走了两步,想到她还被喜帕蒙着,便又折了回来,扯开她的喜帕。

  突来的光线让沐青婈一时有些适应不了,眯了眯眼,这才抬起头来。

  只见她黛眉弯弯,晕染出娇媚的弧度,卷翘的羽睫缓抬,一双水媚大眼波光潋滟地轻轻瞟过来,自带一段旖旎的情,让人心神摇曳,久久移不开眼。

  宋文朝被她的容貌震得呆了一会,只觉得惊艳极了。

  沐珍儿他自然见过,以前在一些宴会等场合上远远看过几眼,就容貌来说,沐珍儿绝对没有眼前之人绝艳风华。

  这样算来,他是不是赚了?

  想着,他却有些失笑,作为沐家最尊贵的嫡房嫡女,如何会甘心下嫁于他!

  “小姐!”站在一边的冬儿撇着嘴唤了一声,又一脸警告地恼瞪着宋文朝。

  宋文朝嗤笑一声,放下喜帕,转身出门。

  “宋公子!”沐青婈一惊,追到门口。

  但宋文朝修长的背影已经远去。

  “冬儿,你刚刚干什么?”沐青婈回头,“我是突然被换婚替嫁过来的,人人都觉得我不愿意,你那眼神像要吃人一样,不就赶人走的意思么?”

  “我……”冬儿委屈巴巴的,“呜,我……都是为了小姐的闺誉着想!”

  不赶他走难道还留着喝交杯酒和洞房吗?那可是个破落户宋家庶子!

  如水赞同地点头,“小姐,冬儿的做法的确无礼,但眼前情况乱糟糟的,还没想好以后的路怎么走呢,如何能稀里糊涂地嫁了这人?回头,咱们得跟太太好好商量。”

  沐青婈微微一叹。

  重生回来时,她就想好了。

  她不要什么荣华富贵,也不要什么位高权重。她只想平安度日,保护自己在意的人!报自己要报的仇。

  至于婚事,在她上花轿那一刻,就决定嫁给宋文朝。

  就刚刚的情形看来,宋文朝品质不坏。不论他身份如何,只要能好好过日子,就够了。

  眼前的变故太大。如水和冬儿一时难以接受也是有的,往后她得好好解释清楚。

  “你们说得也有理。但冬儿,你刚刚态度不对。”沐青婈盯着冬儿,“宋公子并没有任何过错。而且,这屋子是他的,你如何能这般无礼?”

  “奴婢知错了。”冬儿立刻跪了下来,抽泣着,“我心里慌……呜呜……”

  “好了,这次就算了,下次可别这样。”沐青婈微微一叹,这俩丫头也是被今天之事吓慌了,情急之下才失了分寸。

  “是。”冬儿吐出一口气。

  沐青婈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身子摇摇欲坠。

  “小姐了?”如水急道。

  “嗯。”沐青婈点头。重生醒来到现在,也就一个时辰左右,她有些熬不住了。

  “小姐快歇歇吧!”冬儿回头打量这房间。

  不打量还好,一打量,冬儿小脸就青了。

  只见这房间简陋至极,甚至比她这丫鬟所住的房子还差,果然是破落户宋家最不受宠的庶子啊!

  冬儿扶着沐青婈,走到一边的长榻上。

  沐青婈躺到榻上,本来只想养了养神,谁知道,眼皮一合,就沉沉睡了过去。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

分享: